R小說 其他類型 史上第一寵婚 059米 女干夫浮出水面。

059米 女干夫浮出水面。

(快捷鍵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返回列表](快捷鍵→)

小說:史上第一寵婚| 作者:姒錦| 類別:其他類型

nbsp;很快,登機了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占色都知道權少皇是一個富得流油的男人,可隨著她步入機艙的腳步,心卻越來越沉重。這是一架權少皇的私人專機,按她的見識程度,也就是普通飛機的樣子了?衫锩嫜b飾的豪奢程度,真真把她給震住了。

    很難想象,一個僅僅用于飛行的交通工具,里面設施竟然比普通的住家還要齊全。一個帶著重要高科技設備的指揮中心,一個被暖意光輝環繞的臥室……餐廳,會議室,臥室,衛生間等等,該有的東西一應俱全。大氣的裝潢,珠光寶氣的內室,處處都帶著頂級富豪的昂貴品味兒。

    在這里,她突然覺得手腳不知道該放在哪兒。

    權少皇攬著她的肩膀,偏過頭來看了看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沒事兒,沒坐過飛機,有點兒暈!闭忌珜擂蔚匦π。

    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,權少皇攬住她的腰來,讓她的頭靠在自己肩上。

    “你昨晚沒睡好,休息會兒!

    “行!闭忌戳艘幌麓。

    男人低下頭,腦袋在她白嫩的頸窩兒磨蹭了下,不懷好意地往里面呼出一口熱氣兒,突然低低‘嗤’笑了一聲兒,攔腰就將她抱了起來,大步走進了機艙的臥室,二話不說就按壓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咝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占色有些無意,被抱住往床上撲的這個動作,這男人越干越順手?

    男人盯著她的眼睛,一身都是慵懶閑適的氣息,“寶貝兒,今天能完么?”

    三句話不離床事兒,占色真想一腳踹他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

    “不知道?那爺親自檢查!蹦腥苏f著說著,那爪子就往她身上伸。

    占色推了推他,一邊躲避著他的攻擊,一邊壓著嗓子小聲兒說,“別鬧,外面那么多人!

    勾勾唇,權少皇低頭咬她的耳垂,一口一口親吻。

    “問你話呢?軸娘們兒!

    “嗯!辈[了瞇眼睛,占色淺聲回應。

    “嗯是什么?”男人不依不撓,說話間,一只手就已經摸上了她的大腿,唇角上掛著糾纏她時常見的促狹笑容。而那笑容里,有著能醉倒無數女人的寵溺。

    占色看著他,他目光爍爍,也正瞧著她。

    兩個人,眼對著眼,鼻對著鼻,咫尺距離,氣息交織。

    嘆了一口氣,她不得不別別扭扭的承認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……嗯,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目光瞇了瞇,滿足地輕啄了一口她的額頭,順著她的頭,柔聲兒說,“晚點到地方了,好好讓爺爽爽!

    “不要臉——!”

    占色正紅著臉斥責她,飛機卻起飛了。再好的飛行員,也不能避免起飛時的震動,就在她‘嗡嗡嗡’的轟鳴聲兒傳來時,第一次坐飛機的占色,一時間覺得耳鳴難受。

    見狀,權少皇雙手來捂她的耳朵,“沒事,等下就好了。張開嘴——”

    “謝謝!”占色感激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飛機順利升空,到達一定高度慢慢就平穩了下來。占色失重帶來的壓力感也小了。于是,由著男人抱著她,心不在焉的思考著,那個關于晏仲謙的問題又回到她腦子里來了。

    搞研究的人就這樣兒,沒有得到結果,心思就落不下去。

    到底奸夫,是不是晏仲謙呢?

    恍惚間,她聽見權少皇在問,“又在什么傻?”

    占色抬起眼皮兒,對上權少皇審視的眼神兒。

    這個用大把鈔票堆出來的機艙臥室里,光線氤氳昏沉,將男人原就幽暗的目光,襯得更加的狂野邪魅,而他襯衣解開了兩顆扣子,那敞開的胸膛處,一片性感的古銅色結實肌膚,瞧著特別有男人味兒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有著極強攻擊力,心思縝密男人。

    她能看出來的東西,他自然是知道的。她該不該向他確認?

    “傻姑娘,爺長得好看,你也不用一直瞅著吧?”見她愣,權少皇狠狠搓了一下她的面頰,沒臉沒皮地夸著自個,半點兒害臊的意思都沒有。

    占色翻了一個大白眼兒,被他這么逗樂一下,心里反而放開了。

    “權少皇,我有一個事兒很疑惑!

    “說!”男人側躺著,偏著頭,撐著手肘,玩著她的頭。

    “我覺得你家姐夫,今兒有點奇怪!

    剛才還擺著大爺樣兒漫不經心的權四爺,聞言眉頭微收,凌厲的目光就凝結在了她變幻莫測的小臉兒上,卻不再吭聲兒。

    “你不覺得么?”占色又試探了一句。

    瞇了瞇眼睛,權少皇停頓了一下,聲音沉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女人,就不能笨點兒,裝什么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這個……

    占色覺得,笨點兒容易,可要她知道了,卻裝著不知道有點難。

    可既然男人都這么說了,她索性閉著嘴,看著他不吭聲兒了。

    一雙陰沉沉的眸子淺瞇著,權少皇直勾勾地瞅著她,過了好半晌兒,才又伸出手指來撫上了她的面頰,眸底深處,爬上了一絲她看不懂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那個人,確實是晏仲謙!”

    !

    占色心里的這個想法,本來還存有疑慮,可就這樣被權少皇親自證實,還是有點兒心驚的。事實上,以晏仲謙的身份和地位,確實能把這件外遇事件干得滴水不漏,如果不是王薇出事兒了,誰又能查得到他的頭上?

    可既然那個人是晏仲謙,他又與間諜組織有什么樣的關系?

    如果晏仲謙與間諜組織有關系,那權少皇又怎么可能讓他好好地做他的官兒?

    難道,權少皇也徇私舞弊?

    占色僵化著,盯著她。

    氣氛,略略有些尷尬。

    不等她問出來,權少皇卻像是看出來了她的心思,突然嘆了一口氣,摟著她的身體側翻過來,一只手落在她的腰上,一只手在她后背上撫摩著,溫柔的動作里,情緒卻有點兒不穩定,聲音更是沉得沒邊兒了。

    “晏仲謙婚外情,卻與間諜組織無關!

    這件事兒說來話長,依晏仲謙那樣的社會地位,不說看慣了姹紫嫣紅的女人,就單論他的夫人權鳳宜,哪怕現在已經四十多歲了,也絕對是一個美人胚子,他又怎么會對王薇那樣的普通女老師動感情呢?

    可,世間之事,不合理卻不代表不會現。

    認真說來,死去的王薇雖有幾分姿色,卻也絕對算不得頂尖的大美女。比起權鳳宜來,更是簡直不知道差了多少去?赡腥说男,誰又能琢磨呢?老妻再美,畢竟四十多歲了,又怎么能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比較?

    都說中年男子普遍對年輕的女孩有‘洛麗塔’情結,老牛吃嫩草更是成功男人都喜歡干的事兒。年過不惑的晏仲謙,也沒有逃過這一劫。

    一開始,其實就是對陌生女人產生的性吸引力。

    可兩三次下來,王薇溫良平和的性格,與事事要強的權鳳宜相比,剛好成了兩個不同的極端。年輕時覺得那叫個性,身居高位后,夫人的個性就成了他心中的刺兒。于是,溫柔的王薇,真的就入了晏仲謙的眼睛。

    在王薇之前,晏仲謙迫于權鳳宜的壓力,還真就沒有亂搞過女人?蛇@么一搞,婚外情的別樣刺激,再外加年輕女性嬌好的身體誘惑,很快就讓他食髓知味了,搞上了癮。

    當然,露水姻緣,他沒有想過要與權鳳宜離婚。依他的地位,也離不起婚,權家不會放過他。而且,他能夠爬到如今的地位,里面有權家的功勞在面面,他也不敢離。

    于是,兩個人偷偷摸摸的茍合著,一周也就那么兩三次,晚上再晚也著了家,權鳳宜竟然半點兒都沒有現。而且,王薇也是有丈夫的女人,更沒有太過膚淺的意識,從來不打電話騷擾他,更是將這秘密保護得很好。

    一開始,王薇也只是仰慕他中年男人的成功氣質,還有那種由金錢和社會地位給男人帶來的獨有魅力?梢粊矶,女人失了身,便容易丟了心,一日一日地竟也真心愛上了。他要給她買房,她不要。他給她錢,她也不要。偏偏她越是如此,晏仲謙便越是覺得她好……

    得知王薇在宿舍自殺死亡,晏仲謙很是受了一下打擊,整個人當時都蔫了下去,然而,這樣見不得光的關系,他卻連出殯都不敢去,又哪里會去打聽她死亡的更多事情。因此,他完全沒有想到她竟然會與317院的間諜案扯上關系。

    直到權少皇找上門兒去,狠狠地揍了他一頓。他才知道,什么叫著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。在權少皇的火眼金睛面前,他把與王薇間的一切都詳細地交代了。

    經過zmi機關核查,他說的話全部都是真的。他除了與王薇有婚外情的事實之外,與王薇所涉的317間諜案竟然真的沒有任何聯系。

    姐夫搞外遇,小舅子該怎么處理?

    在晏仲謙的各種保證之下,加上王薇本人已經死亡,權少皇收拾了他一頓,也沒有把這事兒告訴權鳳宜,而是替他隱瞞了下來。

    原來如此……

    這么一來,晏仲謙今天的情緒就完全對得上了。

    想到權鳳宜今天的叮囑,想到權鳳宜看自家老公時的眼睛兒,占色心里涼了涼,唇角無意識地勾了一下,淡淡地嘆。

    “男人果然都是維護男人的!

    權少皇皺了皺眉,習慣性地捏了下她的臉,“說什么呢?兩回事!

    這件事兒,他不是沒有考慮過踢爆他?僧吘顾c大姐幾十年的夫妻,孩子都有兩個了,真要鬧到離婚的份兒上,他大姐今后也未必會幸福。

    不讓她知道,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。

    見他理所當然的樣子,占色沒有再吭聲兒,別開了頭去,看著已經升空的機艙外面,那一片片的藍天,一團團的白云,看著它們大朵大朵地從眼前飄過,心里卻像堵了一塊兒鉛,對權家大姐生出了幾分同情來。

    她引以為傲的婚姻,原來已經被別的女人插足了,卻半點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深情維護的丈夫,原來早就跟別的女人睡過了,這事兒連她弟弟都知道,她一樣被瞞在鼓里,真的有夠悲哀的。要么一輩子都不要知道,一旦知道,情何以堪?

    女人同情女人,這一刻,她真心為她難受。

    男人這種生物,絕情起來,真都不是東西。喜歡的時候海誓山盟,可一旦用完了女人,又有幾個是真心要白不相離,永遠不會出軌的?!一個女人再漂亮,也會有年老色衰的一天,色衰而愛遲,那真是不變的真理了。

    “占小幺——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見她一個人愣,權少皇大手伸過來,掰過她的臉蛋兒,又好笑地捻了捻她的鼻尖兒,“占老師,趕緊再給爺分析分析,晏仲謙沒有盜取北x—21d資料的嫌疑,那個王薇為什么要盜?她不是為了奸夫,又是為了什么自殺?”

    占色瞄著他,這會兒已經沒勁兒了。

    她覺得自己的分析,永遠都慢了他一步。就比如,他早就已經調查出是晏仲謙了,那他問的這句話,自己會沒有結論么?明知故問,不就是廢話了。

    搖了搖頭,她有氣無力地說,“不知道!

    “你會不知道?你可是專家!

    “……諷刺我呢?”

    “哪能呢?”男人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,笑著逗她,“乖,趕緊地給爺說說,F在急需你的支援!

    占色皺了皺眉頭,一臉凝重地看著男人嬉皮笑臉的樣子,遲疑了一下才開口。

    “晏仲謙不涉案,不代表王薇就不是為了維護他而自殺的。比如,王薇被間諜組織威脅了?!她那么愛晏仲謙,如果間諜組織以她和晏仲謙的關系去威脅她,甚至以晏仲謙的政治前途去威脅她。就像我對晏容所做的,要是間諜有了他倆茍合的照片兒什么的……一旦布到網絡,晏仲謙會如何?王薇愛他,又會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有道理,那為什么間諜不直接去威脅晏仲謙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你,會接受威脅么?”占色反問著,目光爍爍望他。突然就想到了自個比權鳳宜更加不靠譜的婚姻,要是權少皇也有了外遇,也生了這樣的事兒,她又該怎么辦?

    一產生聯想,她的面上就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男人很顯然看出來了,安撫地摟著她小肩膀,挑著眉梢,不悅地說,“怎么比喻的?爺是會搞外遇的人么?”

    不是……才怪!

    占色心里正鄙視著男性這個物種,沉默了一會兒,在男人目光的逼視下,輕哼了一聲兒,才慢騰騰地解釋說。

    “一個身居高位的男人好對付,還是一個普通的女老師好對付?再說了,晏仲謙未必能有辦法接觸到北x—21d?赏蹀眳s能夠接觸衛錯,而且,那應該是一個早就想好的計劃!

    “有道理!

    察覺到了小女人的別扭,權四爺這會兒表現良好,她說什么都點頭,極品王牌老公的樣子,讓占色嘴角抽搐著,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權少皇這個人吧,他混蛋起來的時候,能讓你恨不得一口咬死他?伤绻嫘膶φl示好,那股子溫柔勁兒,絕對有讓人臣服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輕輕嘆了一聲,她接上不話了。

    “你個女人,又嘆個什么勁兒?”

    “困!”

    男人一只手拍著她,一只手枕著枕頭,一條腿搭在她的身上,目光定定地望過來,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來,小聲兒閑聊。

    “說來,那王薇到是一個有情有義的烈女子!

    烈女子?

    占色鼻翼輕哼,臉色沉了下來,閉上了嘴。

    在她看來,王薇或許有情有義,可小三就是小三,再大的情份,也不能彌補這一點?,對于權少皇的觀點,她也不知道怎么反駁。因為他是男人,當然不能理解女人對于出軌之人的厭惡。

    對于她的漠視,權少皇不太得勁兒了,使勁兒擰一下她的鼻尖兒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吭聲了?”

    鼻子被他擰痛了,占色沒好氣兒地掐他的手,“你煩不煩,痛!”

    “不痛,你怎么長記性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你了?”

    “心里想啥了,給爺說說?”

    撩他一眼,占色受不了被他捏來揉去的窒息感,使勁兒瞪他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跟你說,男人和女人的觀點本來就不一樣。在你看來,你的姐夫不過就是在外面睡了一個女人罷了,有多大的關系呢?換著是你,應該也一樣吧?睡個女人,根本就沒有什么大不了!

    權少皇斂著眉頭,不做聲地直直地盯著她。

    過了半響兒,他拉了一床薄毯出來蓋住她,磨著牙齒說。

    “你說得對,睡個女人,有什么稀奇?”

    冷冷一哼,占色抿了抿嘴皮兒,轉身甩了他一個后背。

    背后的男人沒有再說話,她能感覺到他的氣息,可兩個人之間的氣氛,卻莫名其妙就冷了下來。手指揪著那一床印花的蠶絲薄毯,她心里覺得有些涼。

    一個男人與一個女人,那對待感情的觀點,無異于雞同鴨的區別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間,飛機緩緩降落了。

    下午五點半,一行人到達了哈市太平國際機場。

    占色下了舷梯,看著機場指示牌上熟悉的字兒,腦子頓時懵圈兒了。

    他竟然帶她回了哈市?到這邊兒,度個啥蜜月呢?

    不等他想明白,戴了一幅大墨鏡的男人,已經拽著她的手腕大步往汽車邊走了。這里,早就停了幾輛接應他的汽車,幾個人一看到權少皇出來,紛紛低頭恭敬地喊‘四爺’,那架式,那譜兒擺得,不知道的人,還以為哈市哪個黑道大哥來了。

    占色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走到那兒都搞排場,害怕人不知道他很牛?

    從外遇事件拌了嘴之后,兩個人好久都沒有吭聲兒了。一上車,權少皇就閉著眼睛,一個人睡覺了。占色不知道他別扭什么勁兒,也不愛去理他。偏過頭,看著其實和任何城市都沒有區別的哈市,心里的感觸卻不太一樣。

    離開哈市好久了,她沒有想到,再回來時,竟然會跟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隨行的人里,鐵手和孫青同乘了這輛車,見他倆一路都不講話,就知道鬧了別扭,卻又不知道怎么辦。人都說小夫妻都這樣兒,床頭吵,床尾合,可他倆都沒有結過婚,誰又搞得懂這個?

    如此一來,一車人都僵持著。

    眼看汽車一會兒工夫就出城了,占色看著道路邊上的指示牌,又瞥了瞥闔著眼睛裝死的男人,心里凜了凜,突然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。雖然她是路盲,可指示牌卻不盲,上面清楚的寫著——這是一條去依蘭的路。

    老實說,她不懂,男人為什么要帶她來依蘭。

    依蘭婚紗,依蘭項鏈,依蘭莊園,還有那一家叫著依蘭往事的飯館,現在又到依蘭來度蜜月。如果單單因為她的老家是依蘭的,這個理由雖然可以站得住腳,但認真說來也太過牽強了。畢竟權少皇打從認識她開始,她就已經在京都了,期間也沒有對他流露過對家鄉有什么太多的向往。

    忒詭異了!

    這里面,到底有什么玄機?

    “占老師,依蘭好玩兒嗎?”大概覺得氣氛不太好,前座的孫青,打破了話題。

    占色看著她的臉色,知道她的意圖,配合地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還行吧!

    “呵呵,這一回,輪到你給我們做導游了!

    做導游?作為一個資深路盲,占色頗有些尷尬地點了點頭,“我盡量吧,多少年都沒有回來過了。城市的展太快,變化也快,我怕也忘記得差不多了!

    沒有想到,她這句話說完,邊上那個闔著眼裝睡的男人卻莫名其妙地冷笑了一聲兒,突然接上了她們兩個人的話題。

    “占小幺,有你忘不了的東西嗎?”

    偏過頭去,占色對上他已經睜開的雙眼,覺得男人那臉色,那表情,那冷笑分外的刺眼,不知道他究竟啥意思,可他冷嘲熱諷的樣子,真心膈應到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管我?”

    “操,你以為老子愛管你?”

    見兩個人又扛上了,孫青瞥了瞥完全沒有存在感的鐵手,趕緊地調過頭去也裝死,心里有些懊惱自己剛才的多事兒。

    磨了磨牙齒,占色嘴皮兒動了動,實在理解不上去他突如其來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神經病,誰愛理你?”

    眸色暗沉了一下,男人唇線冷冷一抿,不再吭聲兒,闔上眼睛繼續睡。

    占色心里堵得慌。

    狗屁的蜜月,還沒到點兒呢,就鬧得這么不愉快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路程,很長的一段時間,兩個人都沒有再說話。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理由就鬧了脾氣,說起來有些詭異,她覺得這就是兩個人思想和意識形態不同造成的代溝。

    暈暈沉沉的,她也慢慢地閉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當汽車終于到達依蘭縣城的時候,整個城市已經完全陷入了一片黑暗,路燈下,依稀可見汽車停在了一家不太像賓館的建筑物外面。那建筑的大門口,有一個鐵柵欄的大門。

    大門口,有一個女人停在那兒張望。

    見到他們的車停了下來,那女人怔了兩秒,面上一喜,飛奔著就跑了過來,一頭的五顏六色在路燈下,顯得分外的妖嬈——

    我的天!艾倫?

    ------題外話------

    月末了,年末了,明兒,就是2014年的第一天了。

    在此,二錦衷心感謝小妞們兒跟著錦走過了2013年,又迎來了2014年。預祝,新年快樂!

    新年到了,舊年一去不返了,小妞兒們,2014再見了——!木馬!

    ps:月底了,月票不投過期了啊,哈哈,嫖來吧來吧
(快捷鍵←)[ 上一章]  [回目錄]  [返回列表](快捷鍵→)
un网络彩票平台